养老产业焦点—“生态养生床” 2015-5-27


  • 史宪文:世界商务策划师联合会轮值主席、亚洲佛商领袖、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院特邀研究员、城镇化课题组组长、光华知本财团主席。策划科学、企划技术、宝莲禅书、智慧评书、禅音智曲……跨界传奇。有请跨界助你跨界,有请传奇助你传奇:


    世界上什么权力最大?时间!时间能改变一切,一个巨大的事实:我们都将老去,而且是老去的路上非常有秩序,你别指望年龄超越。还有一个巨大的事实:由于我们国家不得不控制生育,所以,我们的社会已经进入越来越深刻的老龄化,这是绝对刚性的,所以,老年人的需求就是绝对的刚需。

    所以,许多企业瞄准了老年产业,社区养老、居家养老、农业养老、集中养老……模式多多,催生了养老地产、养老网络、养老服务等等行当。

    奔着养老大方向没错。但老有所养,这是空想,什么叫“老有所养”?老了还要养孙子!这就是现实的老有所养,因为儿子的儿子没有人看管!况且,老年人有些也愿意看孙子,有事做,跟着孩子运动,生命在于运动嘛。

    当我们老了哪儿也去不了,坐在摇椅慢慢聊,这是歌曲唱的。都爬不起来了,还上的了摇椅吗?浑身是病痛,光剩“嗨呦”了,还能聊吗?

    都说养儿防老,那得摊上孝顺的孩子,而且是有能力孝顺的孩子,还要是有时间孝顺的孩子。否则,后生运气不济,谁养谁还很难说。

    再说“孝”,上边是老字头,下面是儿子身,孩子小的时候,大的抱着小的,老了,儿子杠着老子,这似乎是一个买卖,一还一报。

    咱索性就说“一还一报”吧,我问你,我们大多都有生儿育女的经历,现在回想起来,教育孩子的方式是否正确,是否有遗憾?同样,我们大多家里都有老人吧,我们尽了孝了吗?

    你有钱了,房子买的不小,把老人接到了城里,老人住进了洋房。你以为那是洋房,可老人觉得那是监狱,甚至还不如监狱,人家监狱还有监管呢。你觉得老人天天早上喝牛奶,很幸福,可老人没长牛奶肠子,喝下去就打嗝。

    我们说“孝敬”老人,敬是态度,这一点多数儿女都能做到。我们又说“孝顺”,这一点就多数做不到,顺老人很难,我们总是拿我们的习惯要求老人,而老人几十年养成的习惯,都快人生结束了,你让他改,这有多难!我们还说“孝心”,对老人用心,能作到用心的,用对心的,没几个。因为我们可能从根本上就不了解老人的需求。那年夏天很热,我怕老父亲热,就给他买了双前后通透的凉鞋,但父亲说,走路经常踢石头,我买的凉鞋他不能穿。过几天,我又给他买了双前后封闭的凉鞋,软低儿的,舒服。但父亲还是说穿不了,因为他平地走路都感到象晕船似的,软底儿鞋,不走都晕,又白买了。所以,我们很难作到了解老人的需求。

    其实,在老人尚能自理的阶段,就是一个字——顺,老人需要什么样的生活,就尽量满足他的习惯需要。就这么简单!当然,可能会上当受骗和承担法律风险的事,要加以监督。老小孩,不要抱怨老人智商越来越低,小脑萎缩,这是自然规律,不要抱怨老人,自然规律就如同打雷下雨一样,要顺。即使他眼看要被药托骗了,你也不要硬着阻拦,硬着来,可能会把老人气死。你可以有预防地,跟着老人一起,主动地去“被骗”,让他上一个小当,再把上当的面子圆回来。于是,孝顺一词应当更确切一点,叫“孝哄”。

    关于“孝”的说道很多,我就不想深入讲了。我要讲的是,老人最后哪儿也去不了了,身体零部件逐个不行了,每况愈下,他迟早不能生活自理了,他只能躺在床上,到了这个阶段,怎么办?你怎么顺他?他都没有需求心了,你怎么顺他?

    你成天忙工作,你有时间看护他吗?你说雇保姆,哪个保姆愿意侍侯瘫痪老人?且不说责任太大,即使保姆愿意为钱冒险,那得什么水平的保姆能胜任?你花钱都雇不到合适的保姆。送疗养院?我们绝大多数的父母来自农村,这是这个社会结构特点,农村人进疗养院,怎么适应?

    我说,养老产业,你别看那么大,诺大的产业,其核心,只有一张床。因为老人的老年,最后阶段,只能呆在床上!而诺大的老年产业界,竟然没有创造出适合老人养老的一张床!

    有人说,老年养生床有啊,老师你孤陋寡闻,许多大城市都有老年养生床专卖店。是吗?

    我问你:什么叫“养生”?老人谁也不认可,甚至谁也不认识,只认识儿子,这个床能把儿子随时叫到眼前吗?老人大小便失禁,这个床能解决方便吗?老人一天要吃很多药,老人又糊涂,不是吃重了,就是忘吃了,再不就是吃错了,这个床能避免老人吃错药吗?老人坐不起来,很沉闷,他要看电视,他和电视机呈90度角,他怎么看?这个床能方便老人看电视吗?老人常年躺在床上,最容易长疮,这个养生床能避免老人生疮吗?…………老人感觉到来日不多了,他开始怕死,经常做噩梦,这个床能解决老人的恐怖心理吗?老人要去医院,这个床能直接抬到医院成病床吗?什么叫“养生”,只有全面满足了失去自由了的老人的自由需求,那才是“养生”。什么叫“生态”?就是保持着生活状态,而不是等死状态。老人的全部生活,就在这一张床上,他需要的只是一张“生态养生床”。

    请问,市面上现有的所谓“养生床”,考虑到这些了吗?

    你也许考虑到了电子控制,也许考虑到了自动化,且慢,老人没有控制一大堆电钮的能力!况且,还有个价格承受的问题,即使是现在的所谓的“养生床”,动不动就是5000多,象我说的“生态养生床”,还不得几万一张吗?根本没有市场。

    但,我说的“生态养生床”,开发出来难吗?我说,只要用心,只要投身,并不难。有一个小故事,很能说明这个问题:说是一个工厂生产香皂,香皂装盒,经常有漏装的,于是,要在流水线上放个装置,把漏装的自动检测出来。结果,博士领衔,花了90万,开发出来一个电子装置。而一个工匠,他不会电子,他花了90块钱做了一个大功率吹风机,就把空盒子吹下去了!开发产品,最需要的不是“博士心”,而是“工匠心”。

    我们到市场上看看,现有的老年养生床,是不是“博士心”的结果?前面我讲过,象我这样孝顺的,连给父亲买鞋都买不对,其实,现实就是这样,设计开发产品的根本就没有充分了解老人的生态需求。别说是家庭用床,连医院用的病床都几乎没有人文关怀。

    这是一个天大的漏洞,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。

    开发“生态养生床”一点儿也不难,难就难在了找到一个“认为不难”的人。这不是人多就能成,钱多就能成的事,新常态需要知本,而资本变得次要了。不在于千万个人的发心,而只在一个人的发心。北京奥运会投资那么多,那么多人写歌,官方满世界征集,也没弄出个好歌来!抗美援朝主题歌《志愿军进行曲》只是出自一个记者的手笔,而他当初并未意识自己的诗篇到能成为全军的战歌。我想,开发“生态养生床”,只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,他具有丰富的孝敬老人侍侯老人的经历,又是一个能工巧匠,还懂得现代网络技术……,这样的关键人物,也许全中国只有三个,其中两个正在某一领域埋头苦干,剩下的那一个……,不敢想。

    我知道,我不行。我能做的只是给出“生态养生床”的开发原理和品牌文化。我把这张床的品牌名定为“三身”。你看这“三身”写的有状态吧,这就是老人对待老年的自信姿态!

    “三身”是一个佛文化概念,说人有三身:法身、报身、应化身。再延伸,“三身”是养老的资源结构,一个身是老人的“自力身”,第二个身是儿女的“孝敬身”,第三个身是保姆的“协助身”,通过电子技术,使儿女能时刻“看”到老人,给老人以安全感,在儿女的参谋下,在养生床的便利操作系统下,一般的保姆,都能胜任高级服务。“生态养生床”的操作功能也是“三身”体贴的,生理服务、病理服务、心理服务。文化的“三身”、资源的“三身”、功能的“三身”,这就是生态养生床的开发理论。光有理论,没有懂理论的那个人,理论没有用。而没有理论,光有个能工巧匠,也是走不远的,理论和实践缺一不可。

    虽然“三身”床还没有出现领军人物,但这个产业的市场开发已经开始了——品牌推广!过去有句话,叫做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”。过去,做企业、做产业,粮草是资金,进入新常态之后,市场已经没有界限,看不见的对手会跨界而来,所以,就必须先降伏市场,然后再进行开发与生产。也就是放大了的理念——以销定产。我们北大-知本财团进行品牌推广的方式有很多种,其中,最近一轮最常用的是歌曲,因为歌曲的网络传播性能最好,投入产出比最高,恰好,我也比较擅长这种传播方式。给大家透漏一下,“三生养生床”的品牌主题歌的歌名就叫《三身佛光照夕阳》,这有三重意义:第一是表达了新常态的人生价值观,老年人,人生价值比什么?比的是修炼,比的是信仰;第二是表达老年人对待死亡的态度——敢去照夕阳!第三是体现了佛文化对老年人的关怀,我们有亚洲佛商大会资源,我们要请高僧为每张床加持。这首歌不久就将发布,主旋已经出来了,是既沉稳自信又激扬动感的那种。

    我相信,这一张床,就能成为巨大的养老产业的核心产品!

    有个特别有意思的故事,去年末在昆明举办论坛,我的演讲主题是“传统产业转型升级”,有位做家具的老板,号称云南最大的家具厂商,说是要转型进入养老产业,要做养老地产,缺少两个亿的资金,咨询我融资方式。我说,养老地产是热门,那么多地产大公司盯着,那么多保险公司盯着,你即使融到两个亿资金,也不是他们的对手。当时,我正在研究“生态养生床”,我说,你可以继续做家具,从家具产业直接进入养老产业,你的资金不仅不缺,反而资金富裕,估计有500万就足够了。我还没来得及说到养生床,他就反驳我了。你猜,他听了什么反应?他说:“老师您是在校门里的,根本不知道市场,现在家具行业彻底完了,我怎么还能做家具呢?你就直接告诉我,如何能融来两个亿,你若能帮忙融来资,我给你佣金……”我无言以对!人若执迷不悟,八头牛都拉不回来!

    我是研究员,没有给大学生上课的任务,因为我的课程大学生听不懂,悲哀。我又是企业家出身,我热爱市场,所以,我整天泡在市场的海洋里,我对市场的敏感度,不是一般的企业家能赶上的。这不是吹,而是有很多实际佐证的。我的最大乐趣,不是什么佣金提成,而是把一个精彩的思路变成现实,无论钱进了谁的口袋里,只要是国人的成功,只要是我思路的成功,我都会感到无比幸福。老师的天职,就是能看到学生的成功。真的,你若真的能投身三生床事业,这个项目就给你干。

    我看当代企业家,在面向新常态的关键时刻,什么最重要呢?就是跨界思维!跨界不是出界,转型不是转行,象刚才那位家具老板,天大的机会就在他手里,能帮他的贵人就在眼前,他却毫不知晓。前天和财团钱总干事长还说起这件事,我说,财团应当开出一张“结业证书”,和北大各地企业家培训机构合作,专门练习跨界思维,专门组织学员探索跨行业合作试谈判,凡是有感悟的,提交论文的,都给发一张“光华知本财团成员证书”,给他们持续的机会,跟着财团的平台走,运用跨界技术,突破发展瓶颈。你们愿意接受这样的培训吗?

    刚才有人问,房地产企业怎么转型?我们财团注意到了这个普遍性问题,下节课恰好就涉及这个课题,不过下节课的题目好象看不出来房地产特点,题目叫“爱国产业无限大”。